问题库

水浒传武艺比林冲还厉害的王进,究竟算不算好汉?

瀑扒扇尾
2021/7/20 13:17:58
水浒传武艺比林冲还厉害的王进,究竟算不算好汉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寒妤厍盼芙

    2021/7/29 9:24:03

    水浒涉及的现实:

    《水浒》虽言宋事却实为明书,初成于1594年,为明万历二十二年。而当时对于耕牛的保护,看的是异常严重。如《大明律集解附例》中曾提到杀死耕牛的种种处罚,比如说:

    1. 故意杀死他人马牛的,杖七十,徒一年半。

    2. 私宰自己马牛的,杖一百。

    3. 耕牛伤病死亡的,不报官府,私自开剥,笞四十。

    但上述这只是较为常知的,像其中的“牧养畜产不如法”就更为细化苛责。明时一百头牲畜算大群了,无分马牛驼骡驴羊都是。涉及到马牛驼这三种大牲口时,无论有倒死损伤遗失的皆要报官,并且“倒死”还要“坐罪赔偿”。而这个坐罪大致是下列这个样子的:

    • 死一头,看管者每人笞三十,每多死三头则加一等,若死二十二头……杖一百。

    • 死三十二头杖六十徒一年,至七十二头杖一百徒三年。

    • 如生产时死胎需及时送官,否则就按上述刑罚中的死一头来算。

    • 如“损伤、遗失”也需处罚,只是减罪一等。

    一百杖可是会死人的,况且还不止对牧户。其上级一层的分拣官,如有数目不实的则每头笞四十,每三头加一等,至多杖一百。再加上“养疗瘦病畜产不如法”的笞三十死四十最多杖一百,医者“养饲医疗不如法”笞三十每头计罪一等,“乘官畜脊破领穿”的疮三寸笞二十五寸笞五十……等等等等,一言难尽其苛政。

    各好汉之间的种种细节:

    鲁智深想吃肉时庄家说牛肉没了,急的鲁智深自寻狗肉,不仅吃到庄家大叫,还揣了条狗腿回去。这里的细节是鲁智深是非分明。责怪庄家不言狗腿,却对方一句“怕你是出家人,不吃狗肉”说了回来。而后在吃之前先给了富裕银子不说,等庄户大叫时,喝了二十来碗酒却也并无恼怒。对比此前的“三拳打死镇关西”,可谓反差异常之大。

    再说史进的庄子,可见有“牛羊满地”在先,后又有“拣两头肥水牛来杀了”。不仅直接能反衬出史进的富二代身份,更用他肆意吃牛肉道出他这等人目无王法的本质。于是第二次,朱武、陈达、杨春连累他时,他便一刀斩李吉为两段,惊走了县尉后又是“杀牛宰马”,这已然有了占山为王的气质。

    又如林冲发配后打酒时,是店家主动切了盘熟牛肉请林冲吃。林冲这才又买了些牛肉。店家应知被发配后的林冲并无多少钱财,可却主动推销,可见当时这牛肉虽有,却不大好卖。连看草场子的都这么主动……若是林冲心性不好吃也就吃了,哪里还会自买。这里反衬的就是林冲的人品。

    阮家兄弟吃牛肉却吃出了个蹊跷。这也是店家推销,以“新宰得黄牛、花糕也似好肥肉”作为前缀,十斤肉先请吴用几块后,这三兄弟就吃的是“狼餐虎食”。明代一斤约为今日的590克,四个人分食尚不足3斤。于今日这3斤牛肉配上酒,哪个小伙子能够吃?所以说的是“狼餐虎食”,可实际上却是个“穷”字,因此才有了后来的“五七斤小鱼”又吃一回,和日后的“智取生辰纲”。

    武松也没能逃得推销。在“三碗不过冈”这里,武松只是要充饥食物,连个肉字都没提,可酒家却说:“只有熟牛肉。”这武松倒是说了个二三斤,却是酒家留了小心只切二斤。这之后武松又要了一次,又是二斤。四斤牛肉十五碗酒,才有了在冈子上打虎的痛快。

    两下结合便有了结论。

    畜牧业在明代可以称得上是血泪史,也因这马政之弊才可见响马出现。所以这牛肉虽出杜撰之文,却也写的真实,是当时的“吃人”。便如孙二娘惦记武松时所言:“这等肥胖,好做黄牛肉卖。那两个瘦蛮子,只好做水牛肉卖。

    反而是这好汉们吃牛肉,倒更像是在吃王法,不仅喊出明代响马们常叫嚷的那句:“官兵奈我何!”,还直接体现出了他们对普通百姓的态度。因此显得是个有着七情六欲、却也无亏“好汉之名”的人。

  • 谈心说理

    2021/7/31 2:18:31

    刺配和文身的历史谁长谁短,难以考证。据司马迁《史记》载:汉初猛将英布,又名黥布。黥布就是古代在犯人脸上刺刻、涂墨的一种刑罚,英布在秦时因犯罪而被在脸上刺过字,故得此名。可见,刺配远在秦朝时就存在。而外国人类学者认为:文身是由原始人在面部和身体其他部位描绘图案的习惯演变而来的。考古学家曾经在四千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上找到文身图案。刺配在我国早已禁止,而文身至今尚存。

    文身是件很痛苦的事情,全身性文身往往要断断续续刺上几年,局部性的也要几个月,要在皮肤上刺几百针、几千针。在刺的同时,还要将一些颜色(如蓝靛或朱砂)挑入皮内,这些不易溶解的颜色微粒,在皮肤内引起异物反应,使组织细胞无法吞噬,也不能清除,于是就使皮肤上呈现出终身不易消失的带色图案。文身时,常因文身器械消毒不严或颜色里混有细菌,发生感染化脓,形成难以治疗的斑痕疙瘩,影响肢体伸屈及其他健康发展。文身器具因交叉使用而易成为传染乙型肝炎的媒介。因此,文身之风也就随之减弱。

    刺配与文身都是用工具在人的皮肤上刺上永久性的记号或图案。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是:刺配是被逼迫的,而文身则是完全自愿。刺配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刑罚。凡是判有流配(也就是俗话说的充军)的犯人,发配前都要在脸上刺上字,美其名曰:“打金印”。所刺的内容,除写上发配的具体州府地名外,有些还刺上所犯案件的性质、服役种类、服刑年限等等。这些犯人又多发配到边远部队中服劳役,故又叫“配军”。刺配的部位,《水浒》里多次提到:在面上的两颊,一边一个。这个“金印”是用针刺的,又加上了染料,不易褪去。宋江发配到江州时打上的“金印”,在等到安道全上山后,用药物治疗,慢慢磨去,前前后后花了三年时间。

     《水浒》里刺配的有十四人。他们是:高俅、林冲、杨志、何涛、唐牛儿、武松、宋江、裴宣、雷横、朱仝、卢俊义、董超、薛霸、王庆等。高俅是在未发迹前在京城当混混时,由其亲生父亲告发,被开封府刺配出界发放的;林冲是被高俅陷害刺配到沧州的;杨志是因为杀泼皮牛二被刺配到河北大名府的;何涛是因生辰纲被劫,查办不力,被刺上两行金印,但金印上没有刺上发配的具体地点,属于刺而未配的,留着他继续办案,“戴罪立功”;唐牛儿因私放宋江,当了替罪羊;武松因杀潘金莲、西门庆;宋江因杀阎婆惜;朱仝因私放雷横;卢俊义因私通梁山而发配的。最有趣的是董超、薛霸,本来在京城当差,因未按高俅旨意杀掉林冲,被高俅刺配到北京大名府来。王庆刺配也因杀人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     文身是自愿的,多是兵士和游侠少年所为,借此表示自己的剽悍勇健。《水浒》里文身的英雄有史进、鲁智深、阮小五、杨雄、燕青、龚旺六人。史进刺一身花纹,从肩臂到胸膛,总共有九条龙,故号“九纹龙”;鲁智深叫“花和尚”,不是因风流放荡,而是因身上刺有花纹、后来又削发为僧之故;阮小五胸前刺着一只豹虎;杨雄刺有一身蓝靛色的花纹;燕青一身雪练似白肉,卢俊义叫来个匠人在他身上刺了一身遍体花纹;龚旺浑身刺着虎斑,颈项上刺着个虎头,故号“花项虎”。

相关问题